岁余

所谓的爱人是无法触及。

kq./疯语。

来点恶作趣。


——


“神明会听到疯子的虔诚祈祷吗?”



天台顶楼凉风习习,江停坐在石台阶上,自言自语着,手里缓缓抽着烟,等待着另一人。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手上抽着的那根烟,他在等着盼着,心却烦闷了又累极了。



既无半分的兴奋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,他的好奇心早就用尽了。现在唯一要紧的就是把最后一件事完成。他冰冷漠然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生气。



冷气包裹着他,却感觉不到寒意。他的神情专注、警觉。



就要到了吧。



“有点事耽搁了,等很久了吧。”



一位年轻人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里。



江停见状,终于等到了要见的人,手疾眼快地掐灭了烟,烟蒂踩在脚下,淡淡地说道:“明知故问。”



“行了,早就知道你抽烟了,身上那点烟草味也不盖一下,真那么确定我闻不到?”闻劭大概是被这种小动作给逗笑了,连语气都有些哭笑不得。



“哦,原本以为你不会来了。”江停冷冷地撇了一眼,道。



闻劭静了几秒,问道:“如果我没来,你会怎么样?”



“再晚来个几分钟,你迎接的就是我的尸体。”



“是么?”闻劭故作沉思,然后拉起江停手背,像信徒向神明献上虔诚祷告般吻了吻,温和却如无比认真道,“那我会和你一起死,在地狱重逢。”



“你可真是个疯子。”江停沉吟道。



“谁说不是呢,我亲爱的皇后。”



——END.


多久没更了也忘了,随便摸点鱼。(摊手


评论(6)

热度(147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