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余

所谓的爱人是无法触及。

kq./爱人珍藏。

小情侣甜饼。日常摸鱼。

(最近越来越懒了bushi。)



他们在黄昏时刻来到这屹立在海上的瞭望塔。海浪拍打着两岸硕大的礁石,呼吸着同一片海域新鲜的空气。


“还记得这片海吗?”


无论来这里多少次,闻劭总是这样温和地问道,没有起伏,没有波澜,就只是这么平静但温文。


他的眼睛深黑如是一汪死水却又深邃,他笑着,迎着光,身后的海和黄昏很是应景。


“记得。”


江停习以为常地点了点头、说道。他很清楚闻劭日复一日都做着相同一件事的目的是什么——他发现他在失去记忆。它们就像那些旧照片一样,化为黑白,然后破碎。


爱人是在尽可能地珍藏他的记忆,在他完全失去记忆前。


尽管他并没有问,闻劭也没有说。他们之间总是很了解对方,不需要多言。


“我亲爱的江停。”


年轻人突然俯身在他耳际边呼气,温热的气息引起一阵燥热,手指搭在他肩上,姿势暧昧,闻劭低沉道,“答应我,别忘了我。”


“好。”江停回过头,笑着望向他,先发制人吻上了他的双唇,狡黠道:“遵命,黑桃国王。”



评论(1)

热度(87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